花茶和夏

你眼中有春与秋
胜过我 见过 爱过
的一切
山川河流

—💜あかしくにゆき

明all明 来派沼民 多吃亲情向
萌冷cp也要心怀傲骨QAQ

【明萤/来派亲情向】还记得那些温柔的早晨吗(小甜饼)


*一个小甜饼、本丸设定
*Cp明萤 、明萤味一丢丢、主亲情温情向的国行和萤丸以及来派三人的故事/私设无数。


01

本丸里的万叶樱第二次灼然而开的时候,迎来了第一把一期一振。

微风带着些许春的气息,游弋在空气中有十分沁人的花茶味,淡淡的涩涩的,房梁挂着的晴天娃娃伴着风铃发出悦耳清脆的叮咚声,这种感觉舒服的让人想蜷起来

——这样的天气倒是十分适合偷懒。


萤丸坐在屋外的木板上,没有出阵任务的他换上了内番服,葱白的小腿随意晃动着,盯着远方樱花树下牵着水蓝色发色太刀的一群粟田口的小短裤们雀跃的样子——表情都是溢满了幸福,他浅绿纯净的眸子忍不住黯了黯。

——并不是..有任何对一期一振不满的情绪、相反本丸里有了新伙伴,应该挺开心。

萤丸揉了揉突然有些发涩的眼睛。
——应该...开心的。

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
——只不过,也想和一直思念着的人重逢。


——会いたいよ
——想要见你

02


“国俊你不要乱动啊——”萤丸拿着手入锤和石粉皱着包子脸,叹了一口气“夜战辛苦了..每次出阵三条大桥几乎都要全员受伤...刚刚我路过伊达组的房间贞酱好像重伤了...光忠、咖喱和鹤丸在旁边很着急的样子...真是抱歉呢..”

“有什么好抱歉的嘛,都是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受伤也是不可避免的啊,再说是主上的指令。”爱染国俊挠了挠头发“而且要说抱歉也应该是由我来说,这次也没有带回那家伙——”

“没有的事,国俊已经很努力了啦”萤丸笑了一下
“——本丸的大家都是...希望国行能快点来。这样主上也好你也好,都会轻松不少吧。
——这个懒癌患者,正太杀手,体谅一下短刀们啊也体谅一下一期殿啊,他当作宝贝的弟弟们因为这个家伙每次出阵都弄的破破烂烂的。
——并不是任何人都像我们一样可以包容他的任性的好不好。
——不过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啊,不知道为他人着想的粗神经,因为怕麻烦也干脆不说出自己的想法,嘴上一直说着是我们监护人这样的话,明明以前我们照顾他的时候更多吧,这个生活九级残障,要拖到什么时候....”
萤丸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在空气里要听不见一般,手入的动作也僵硬了下来,最后轻柔的开口

“国俊..你说,国行是不是不会来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这儿的生活不适合他不是吗,打扫房间,整理内务,听命于人的出阵...这不是很不像国行做的事情吗,毕竟他的卖点就是没干劲嘛...其实我觉得在哪儿都无所谓了..不管是在神社也好还是在战场上也好,光是和你和国行在一起的这件事,就让我很开心了。”

“那家伙一定会来的,你知道的,他做事一向都是慢吞吞的,这次只不过稍微晚一点了,但是一定会来的..一定的。”爱染国俊的声音不虽然似往常一样活力四射元气满满,但是带着鲜少的坚定和认真,錾金的眸色中流淌着的也是坚信不疑。

“嗯。”萤丸淡淡的念了一声,接着露出一如往昔的笑“明天好像短刀们还是要夜战吧,要加油哦。”

“嗯!我会加油的,哈哈哈哈哈..我可是拿下了今天整场的誉哦..不愧是有爱染明王的加护...咿..疼疼疼...萤你动作轻点啦”国俊的表情有些龇牙咧嘴,手腕处绑着一层厚厚的绷带渗出点点血迹。

“如果我也能出战的话...”萤丸语气中有些许不甘,目光却是灼灼。

“喂喂喂、夜战不适合大太刀你知道的吧,萤就安心在本丸里面等着我们带着国行凯旋归来吧。”

国俊缩缩鼻子,露出了招牌的笑容
“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我们三个一定会像以前一样。以后的日子,也会一直在一起的。”


03


萤丸做了一个梦——那是旧了时光的神社。

梦里有石桥墨竹还有长的他还高的稻草。

影影绰绰的光被葱郁的树木隔成斑驳的碎块洒落下来,让人感觉暖洋洋的。神社旁边栽种了一排樱花树,偶尔飘零下来的几片淡粉色花瓣,虽然是乡间并不难见的田园景色,到也有几分诗情画意——像泼墨的水彩画般温暖。

而那个人在光影下出现,他依在粗壮的樱花树干下,朱红色的发卡似乎没有别紧耳别有些凌乱的碎发,花瓣零零散散的落在他头发上衣服上,看上去挠的人发痒,而他似乎并不在意。

——旁边依偎着的是脸上还因为玩耍抹了几抹灰的赤发少年和蜷成一团睡的酣甜靠在他身上牵着他衣角的自己。

——梦里的国行表情十分温柔,哼着不成调的歌,像掺了佳酿一般,泛着醇厚的香味绕在了萤丸的心尖上。


每次嘴上说着麻烦,神情慵懒,却是世界上最心软最温柔的明石国行。

....


那些让时光都忍不住慢下来的岁月。


梦醒的萤丸怔怔的看着天花板,


——喂,告诉我吧。
——要怎样才能和你相遇呢。


04

半睡半醒之间萤丸隐约听见了轻手轻脚开门的声音的和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本来就是浅眠的他,一下子神经就警惕了起来,恍然间想起,大概是夜战的爱染国俊回来了。

“国俊么,怎么不开灯啊,夜战幸苦了,有没有哪里受伤。”萤丸听到声音想要去开灯。

“啊!!!萤,不必了!!今天出阵很顺利..我换下衣服就睡了!!”国俊舌头有些打结,气息略有不稳和游移。

可是还没得到国俊说完话,刺目的光线就一下子充斥了来派的房间。

印入眼的是重伤的爱染国俊,血和他的发色凝成一块,原本的黄色里衣也被浸染的快要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只剩下深红的血色,大腿和小腹上也有几道深入见骨伤口,左手大概是彻底抬不起来了,浓稠的血随着裂开的指甲滴落在地板上。

——十分刺眼。


国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元气些“嘛,本来不想吵醒你让你担心的,今天运气不太好遇到了检非,大家伤的都严重的,尤其是药研和小夜...我想着自己先紧急处理一下再去手入室,他俩现在正在手入,主上刚好没有加速符了,也在手入室旁边着急呢..”

“还有就是——抱歉啊。今天还是没有...”

黑夜把爱染国俊之后的话音给隐了下去。

而萤丸只是抿着唇一言不发,翠绿的眸子里泛着黯沉的流光,拿出房间里的绷带和石粉熟练的动作轻柔的帮国俊做起了应急处理,趁着国俊不注意,把主上给自己的御守,系在了赤发短刀本体上,小心翼翼的隐在刀鞘里。




05

“萤丸队长,演练完成了,是要回去呢,还是要去搞点什么惊吓带回本丸呢。”同是常年在一队一起战斗的鹤丸国永把本体收入剑鞘,打趣的询问。

“啊,大家先回去吧,如果主问起来就说我稍后就回来了,我刀鞘上的剑穗红绳好像掉在演练场了。”萤丸背着自己的本体,双手合十语气有些抱歉。

“诶,好像真的不见了,话说那个东西是什么最近新鲜的流行的花样么,这么重要需要特意回去拿,让婶再给你买一根不就完了。实在不行我把我绑头发的红绳送你几根,反正我这边还有很多”和泉守兼定作势就要去解开自己的头发却被萤丸制止了。

“是我们来派的象征啦...我和国俊..和国行..都会系在身上的...所以不能用兼爱抖露的头绳替代的哦” 萤丸说到国行名字的时候语气抖了一下,好在立马平复了回来。

“记得一定要早点回来啊——需要我们等你么”

“不用不用,你们先回去吧,演练场那么大,可能需要找好一会儿呢,就不劳烦大家等我了,我出发了——”

萤丸攥紧了手中的红绳编制而成的剑穗,拉着栓着望月的缰绳向着演练场的方向奔去,却隐在了附近的小树林中,确认同伴们都离去之后,牵着缰绳跨上了望月。


“马儿乖乖,去三条大桥——”萤丸揉弄着骏马的耳朵,在它耳边开口下达指令。


06

虽然早知道三条大桥并不会有多么好走,但其艰难程度还是超过了萤丸的想象。

这里浓重的雾十分容易混淆视线,风吹的猎猎作响鼓进了他的披风,如针扎一般割的人脸生疼,让人从头到脚都浸上了一层寒意。

这个战场需要很高的侦查度机动性和躲避,这都是身为大太刀不具备的,机动性全依赖于高机动的刀装,如今已经快深入腹地,刀装早已碎了七七八八,身体也感觉吃力的不行,骨骼仿佛和碎裂一般痛的人整个神经末梢都发颤。

脸上温热的血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了,入眼皆是浓稠的赤红色,耳边回响的还是刚刚与敌军激战时兵刃相接时的铮鸣,手心处被割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握紧刀柄时压的人头皮发麻的痛,蛇骨状的敌刀已经袭来,萤丸强忍着喉管被浓稠液体哽住的不适,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握着本体微颤挣扎着站了起来,目光狠戾,不留余力的朝敌人砍去。

“锵——”

——怎么可以在这里认输。



07

萤丸扶着本体跪靠在三条大桥上,阴沉的天卷着乌云下起了朦胧的细雨,被血黏住的睫毛混着点点雨水更让人睁不开眼,咬着牙喘着气撕下自己披风的一角给被蛇骨贯彻的血肉模糊的小腿做着没什么用的止血处理,其实身体早已伤痕累累不堪重负,感受不到任何痛感和知觉,麻木着全凭身为武器刀剑的嗜血本能在殊死搏斗,他略微抬起头,让雨水冲刷脸上的黏腻感。

——所以国行为什么不来啊,宁愿在桥下睡着也懒得来么,如果他来的话,明明我和国俊可以帮他干活的。
——现在这个状态的样子大概是回不去了,哪怕撑过了现在,也没这个体力回到本丸啊,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掉的吧。
——国行大笨蛋。

——到头来,还是没能三个人好好的在一起嘛。


萤丸一瞬间回忆起了好多好多事情,全是几百年前三个人相处的平淡如茶的细枝末节,大多是三个人还在神社的时候,时光宛若走马灯一样帮萤丸将这漫长的岁月回忆了个通透。

不管是一起编草蚱蜢,自己和国俊把手割破遭到那人的训斥,还是从祭典偷偷拿走苹果糖看着店家见鬼一样的表情,浓厚发腻的糖浆融在味蕾上,那个时候仿佛甜的人身体发软,明明想着他是个吃货想要多带几个给他,当献宝一样给他的时候却被他盘问着苹果糖的来源,最后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被他揪着衣领去给店老板道歉。

还是一起去看烟火,在发射的时候故意在他旁边发出“嘭—”的声音吓的他踩碎了自己的眼镜,五光十色的烟花照亮了繁星满天的夜。

因为身高不够而骑在他身上去够树上的野果,明明挥刀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砍下来,自己却任性的要玩肩车。

那些岁月,大概可以写成美丽的绯句。

...

还有就是一起坐在台阶看萤火虫的日子,绿色的暖光碎了一整个夏季,夏夜馥郁,晚风拂面,十分寂静的夜晚,每分每秒都在诠释着生命和温暖。


萤丸昏昏沉沉却又努力的想着,感觉自己已经有点意识模糊,只不过眸子是清亮的——纯粹又干净。

——然后他看见一个轮廓浅色的背影出现在雨中,与时光逆行。

就像几百年前的夏天一样,他在树下手举过头顶的在躲雨,明石国行撑着红色的油纸伞走过来,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无奈样子,手掌心传来温暖隔着薄薄的手套压在了自己的头顶,把自己的头发揉乱以后,语气揉碎在暖风里,轻声开口

“在这里干嘛呢,回去了,萤”


几百年前的昔日,仿佛和今日的场景重合。

然后明石国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如昔日温喉的佳酿

“回去了,萤。”

萤丸感觉到无数的萤火虫飞过来,发出好看又柔和的光,他挣扎着站起来,嘴里嘟囔着想要说什么,却被喉头的血给哽住了,只能挣扎着伸手去触碰近在咫尺的明石国行。

萤丸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轻,思绪已经逐渐模糊

——久别重逢就让国行看到我这个样子真是好逊啊。
——那句 お帰り 国行不知道听到了没有啊。


..

握住的本体碎成一节一节,指尖触碰到的时候身体却碎成了绿色的萤光,自己的身体感觉轻飘飘的像要飞起来,绿色的荧光笼罩在了整个三条大桥上,映入萤丸最后炙热眼眶的是明石国行一脸惊愕与悲伤交错的脸。




07

“下次再这样乱来我真的会生气哦!萤!”国俊一边处理着身边已经包成木乃伊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和头发的萤丸,语气凶巴巴“好在出阵之前主上重新检查了一遍御守,以后御守给我这种事情不要再有第二次了,主上出阵安排很小心的,一有成员重伤就马上会撤回部队,所以你根本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真的是服了你了,你身为大太刀,怎么能去三条大桥这种地方...好在没事...要不然怎么和国行交代啊,我干脆自己跳进刀解池算了”

“嗨—嗨—我知道啦,没有下次了。”萤丸从绷带后面露出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上去他心情很好“国行好慢哦,和主上汇报需要这么慢的么,呐呐,国俊,晚上我们吃樱花饼吧,就是以前我们在神社经常做的那种”

“赞成—”

未等国俊开口,从门外传来明石国行的声音。

他走了进来,坐在萤丸旁边“下次可别这样子了。我的目标可是懒死而不是被吓死啊,不过没事,下次我就可以保护你们了。”

“才不要国行保护,我可是可以装三个刀装,一排砍三个小朋友的超厉害的压轴登场~”

“是啊是啊,你超厉害的。”明石国行揉了揉萤丸奶白色的头发“不过说真的,不准乱来了,好歹给我这个监护人一点面子啊。”

萤丸缩了缩脖子,感觉到被国行触碰到的地方有些发痒,语气软糯的开口“别摸啦,这么摸我会被变矮的。”

最后几个字的语调,被闷在被子里。
见到的只有萤丸软软发红的耳根。


——以后的以后,都可以三个人在一起了吧。
——好在故事的结尾,时光不负我们温柔。

fin.

根据一个MMD(av6528030)加上自己的私心改写的
超级喜欢来派这种温情的感觉,很温暖。

57番 明石国行

刀剑乱舞neta屋:


5张立绘下载




名字 明石国行 Akashi Kuniyuki


种类 太刀


刀派  来


长度  76.6cm 反3.03cm


刀工 来国行


时代 镰仓时代


持有者  明石藩松平家


现存  日本美術刀剣保存協会(刀剑博物馆)


经历  明石藩松平家(1682年 - 1871年)→东京 藤沢乙安收藏(2000年殁)→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


自我介绍


你好,打扰咯。我叫明石国行。还请多关照。


姑且——自己算是来派师祖的作品。


基本上什么干劲都没有。别对我要求太严哦?


捏他



  • 姑且算是爱染国俊和萤丸的保护者(家长),但偏袒萤丸的麻烦人物。“没干劲是卖点”的发言和说话的语调都很可疑,他的真实想法难以捉摸。(官设)


  • 明石藩位于现在兵库县南部,说近畿方言(关西腔)。


  • 明石是『源氏物語』和『日本書紀』就出现的古地名,来源是明石川的西边有块赤石(あかいし),也表示明亮的意思写成「明し」




  • 明石松平家:由结成秀康(御手杵原主人)的六男直良受封,在藩时间1682~1871,其中以八代当家松平斉宜(なりこと)最为出名(然而不是什么好名声,有斩杀幼儿的坊间杂谈,被视作恶人)




  • 刀本体具体数值和照片请看文化遗产


  • 刀身雕刻有三鈷柄付剣。三钴剑:剑柄三钴,「钴」即是边锋,三钴剑就是刃带三锋的法器,分别表示佛部、莲花部、金刚部三部,代表能断烦恼之智慧, 为不动明王的法器。


  • 刀工来国行又名来太郎,是来国俊(二字国俊,爱染国俊的刀工)的父亲(或者师父),来国俊又名来孙太郎。来派被视作粟田口派没落后崛起的一派。


  • 另外还有一把铭国行的国宝太刀,当麻国行,是当麻系作品,虽然同为山城国,和来派关系不大。


  • 于1937年被指定为旧国宝,来派目前三位都曾被指定为旧国宝,萤丸是1931年指定,爱染是1935年指定。不过只有明石在1953年被重新指定为新国宝。


  • 明石国行并不是唯一的来国行国宝太刀,霊仙院千代姬的陪嫁品中,有一把来国行的太刀,也是国宝(平成9年指定),现存于德川美术馆。




  • 6-2大魔王!道途艰险!正太杀手!


  • 瞳色是爱染+萤丸混合。腰间的的带子和爱染,萤丸同款。懒人一个,本丸第一号懒人(盖章)





应该是莲花?(三钴之一)


绘师  双葉はづき


p.s.……该绘师出过伏见猿比古的本


CV   浅利遼太


台词 (翻译:伊澄野夏実 vino/润色:一个路过的迷妹)


(不完整,待补充)


登录(读取中)    刀剑乱舞


登录(读取完毕)    刀剑乱舞,就开始了


登录(开始游戏)    好吧好吧,放轻松,慢慢来就好


入手    你好,打扰咯。我叫明石国行。请多关照。啊,还请别要求得太严哦?


本丸    我的卖点就是没干劲啊。别对我抱什么期待哟?


    啊……要是遇到萤丸和爱染国俊,请关照他们一下。我算是他们二人的保护者。


    无论被怎么说,我都不会去干活的。啊,不过若事关萤丸,我会考虑一下呢


本丸(放置)    真好啊。不用干活的时间。最棒了呢。


本丸(负伤)    放置着不进行治疗,真是(懒)……没干劲才是我的专利啊


 


结成(入替)    哈——你叫我去干活吗?真是服了啊


结成(队长)    让我当队长,这样好吗?会发生什么事我可不管哦?


装备    好的,好的,谢谢了


    哎呀,莫非是对我有所期待?


    嗯,知道啦


出阵    放轻松,出阵去吧


资源发现    多谢,多谢


BOSS到达    噢—可怕。杀气袭来呢


索敌    状况报告就拜托啦


开战(出阵)    好歹事关性命,不会再说什么没干劲了啊


开战(演练)    既然是训练的话放放水也可以,对吧?……噢,被可怕的表情凶到咯


攻击    是那里呀


    别掉以轻心呀


会心一击    真是抱歉呀!(毫无歉意)


轻伤    啊呀


            唔疼呢(?)


中伤/重伤    这可不行啊,出乎预料的重伤呢


真剑必杀    真为难啊……被逼到这份上,除了拿出真本事了别无他法了


单挑   


胜利MVP    对不住哟。明明没干劲是卖点,不小心就活跃了呢


升特    哎呀哎呀,像我这般没干劲的家伙变得这么强,好吗?


任务(完成)    哦,好像完成什么任务了。


内番(马当番)    马平时都在想些什么呢


内番(马当番终了)  马虽不会开口抱怨,但真的毫无怨言吗……


内番(畑当番)    可我的理想是当个专门吃东西的……


内番(畑当番终了)    一把骨头都快断了。农民们真是伟大啊


内番(比试)   倒不是因为没干劲……好吧就是没有,这是自然状态下的招式,没问题啦。


内番(比试终了)  偷懒结果更费时间了……真困扰……


远征    嘿,我出门了哦


远征归还    哎呀,好累啊。这样总可以让我休息了吧?


远征归还(近侍)    哦~哦~,远征的人好像回来了呢。大家工作挺认真嘛


锻刀    哦,好像有新人来了。


刀装    总之,差不多这样子没错吧?


手入(轻伤以下)     噢——多谢了呢。这样一来休息的借口就……不,我是真的受伤了哟?


手入(中伤以上)    不是早说过了么……没干劲是我的卖点,会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


链结    嗯,感觉真好。


战绩    好像,有书信送达了哦


万屋    啊呀啊呀,你要怎么做呢?会被欲望驱使,看见什么买什么吗?


破坏    对不起,萤丸……我……似乎……不能回去了……



来派手合特殊台词,就放家长这里了


開始


愛染国俊    嘿嘿,我很强,这就让你明白!


蛍丸    锵!


明石国行    好好,拿你没办法,放马过来吧


完了


愛染国俊    痛快淋漓!


蛍丸    赢了赢了我又赢啦


明石国行    哎呀哎呀,我,没有偷懒哟?